千年风雅——陶笛曲《千年风雅》有感

作者:王可  |  学校:成都七中初中学校  |  时间:2016-12-29

“风驰尽啸乱吹雪,冰雕穷剑泪封铁。”佩剑男子。浴血于战场,厮杀。——不、不。应该不是这样的。重光(李煜)应该是怎样失去了他的国家?

轻抚书页。指腹掠过那行词:“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潸然泪下。

重光啊,或许是深谷之幽兰吧。“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步入深林,“桃花流水突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这世外仙境,存在着一个不幸落入凡尘的李煜。耳边捕捉到一律淡淡的忧伤,待到“绿烟灭尽清辉发”,我似乎可以看到他斜靠在树枝上,月光笼罩着他那生性温柔的面庞,他启唇,吹奏着竹笛,对故国的怀念与心中的悲伤慢慢地随着音符流露出来。“春色满园关不住”之景,入不了他的心。他叹:“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李煜啊,或许更是如同菊一般存在的男子吧。陶渊明“采菊东篱下”,隐居的他,“悠然见南山”,被缚于王座不可避世的李煜,又看见了什么?他看见“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花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被囚禁于宋的殿宇,纵使身躯一点一点如同花瓣一般凋零,但他却挥就一首首漂染着忧伤的好词,为后世留下“飘零满地金”。李煜,被称为“千古词帝”,比起这个称呼,我认为他更像一朵拥有铮铮傲骨的菊。生于七夕逝于七夕的他,是一朵卓然独立的菊,带着淡淡的愁。“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和赵匡胤比起来,他确实不该做一个帝王,但他有着自己独有的芳香。他是梅,“凌寒独自开”;他是兰,“常绿斗严寒,含笑度盛夏”;他是竹,“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他是菊,“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那一首首词,字里行间,流转着千年风雅。

文章引用了《千年风雅》材料,以《虞美人》为线索,突出李煜风雅的性格特点,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表达了自己对对李煜的敬佩与同情、惋惜之情;概括简洁,观点鲜明。

不满意这篇作文?
我要点评《千年风雅——陶笛曲《千年风雅》有感》
语言优美1
选材新颖1
感情真挚1
描写细腻1
结构严谨1
过渡自然1
中心突出0
详略得当0
中心不突出1
语言平淡0
选材欠妥0
详略不当0
表达不准确0
情感不真实0
我要评论《千年风雅——陶笛曲《千年风雅》有感》
缓冲命中,耗时0.732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