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非祸水

作者:乐乐  |  学校:乐乐课堂  |  时间:2016-03-22

华夏的史册有着失落的一页。

微风细雨,泣音慕慕。残夜梦影,冉冉烛光。梦的深处,谁人怅惘神伤?挑灯前往,是“自古红颜为祸水”的哀愁嗟叹。回溯,回溯。掬起手中梦的清泉,挥舞一根心灵的火把,去照亮屈膝在历史阴暗角落里的伊影……

梦泉流淌,流往春秋的烽火尘乱。昔日的溪水依旧清澈,依旧灵动。只是溪边少了一位浣纱的越女在低吟深唱。无从知晓,西施有着怎样的娇容,竟可在举手投足间沉没了一代霸主和整个吴国。当勾践复国的战火燃遍吴国,当伍子胥挖下双眼后的预言全部兑现,那是夫差“纵虎归山”的愚蠢,是近小人,远贤臣的昏庸。这一切亦是必然。可为何,那一直陪伴在夫差左右不离不弃的红颜,在所谓文人的岁月讴歌里,不成知己却成丧国的根源?不得而知…

从天滑落的晶莹是黯然已久的泪滴,残落地上,打碎的不是长夜的寂静,而是“沉鱼”娇娆的容颜。

泉水流出春秋的战火,尘乱在落地之时凝聚成一首《秦殇》。垓下还是荒凉的垓下,乌江还是咆哮的乌江。只是玫瑰丛中多了一方埋葬冰艳的孤冢。凄婉的曲调,深情的泪眼,随着沉寂千年的硝烟不复存在。当日的四面楚歌,唱的是狂傲自负的霸王。十面埋伏,围的是一个不听谏言的昏主。但军帐里柔美的舞步,交融着沁人的月华,在项羽眼中汇成一个个动人的音符,奏出的是虞姬千百年来不曾变更的真爱。虞姬用自刎来演绎这曲本应名为“至死不渝”的悲歌。可为何,世俗的年轮却将它碾成“红颜祸水”的凄律?不得而知……

玫瑰凋零的火红并非三月的烟火,那是虞姬泣血的双眸掉落的伤,摇曳风中,凌乱成一张隽永秀美的图。

泪别秦殇,泉水又浮成一场名为“开元颓落”的潮降。马蹄飞扬的尘土已在岁月的流逝中化作一层沉重的赤纱,湮没了贵妃甜美的笑靥。曾经嫣红似桃的双唇在盛唐的哀歌中崩裂成片片落桑,飘飘荡荡。这是“玉环”轻解的罗裳,没有绚丽,没有华彩,有的只是一声无奈的轻叹。难道她不能有爱吗?虽然她爱上的是君王,就该将那安史的尘乱,盛唐的衰亡独自承受吗?她只是追求一份至情,即使痛苦,即使孤独,她也勇敢地去爱了。可为何,世人不去指责那懦弱腐朽的君主将相,而是将她流传成千古祸水的叠影。不得而知……

当梦泉远离开故土,流成爱琴海上汹涌的浪潮,希腊战船正全速进发,特洛伊城下“为爱而战”的十年坚守拉开序幕,这是帕里斯对海伦深爱的信仰。即使终被木马屠城,即使结局注定悲惨,但这份信仰已在史页中沉淀为永恒的爱典。可为何,西方文明里的高贵王子能毅然为爱挺起高昂的头颅?我已明知……

自古男重女卑,自古红颜祸水,华夏文明有着悲哀的一页。多少次,所谓英明的将领在战乱的时候将曾日夜相伴自己的妻妾斩杀为食。多少次,无能的君主在风口浪尖处用女子的生命换取自己一时的苟延。堂堂七尺男儿身,可动天,可撼地,却将所有的苦因推往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身上,那是无能者的无耻,是封建世俗的丑陋,是对女性的亵渎!“红颜祸水”,中华史册上又有哪一个名字可以担起这背后的冤屈?谁也不能!

我感慨。

在摒弃丑陋后,那一张张容颜依旧娇艳,那一双双澈眼仍然潋滟,她们在我脑海中鲜活成华夏文明的斑斓光亮,如诗如画,醉人心弦…

我敬畏。

红颜不是祸水!

本文是一篇颇有诗情画意的议论性散文。亮点一在于其立意境界很高,对人们熟知的“红颜祸水”进行了辩证思考。亮点二在于文章结构周密,短短千字之内,作者高屋建瓴,在把握时代和女子的辩证关系的论述上,处处显示作者独具匠心的认识,对于高中生来说,这点难能可贵。

不满意这篇作文?
我要点评《红颜非祸水》
语言优美123
选材新颖104
感情真挚102
描写细腻100
结构严谨94
详略得当94
过渡自然92
中心突出91
选材欠妥24
中心不突出24
表达不准确24
情感不真实24
语言平淡23
详略不当23
我要评论《红颜非祸水》
缓冲命中,耗时1.816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