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大全首页 经典童话 寓言故事 民间故事 神话故事 专题童话 儿童故事 童话作文

阿卜杜拉·法兹里和两个哥哥的故事

2014-04-25 17:22:05

故事摘要: 阿卜杜拉·法兹里和两个哥哥的故事传说在阿巴斯王朝第五代大国王哈里发当政的时候,有一天,……

如今,我可将自己的财产看做是先父留下的遗产,与兄长俩平均分享。”随后,我邀请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公证人,把全部现款拿出来,由他主持分成三份,我们每人各取一份。

分完了钱,我对两个哥哥嘱咐道:“人在本地勤劳谋生,安拉会祝福他的,现在你俩应该各开一个铺子,好好地经营,凡是命中注定该有的东西,到时候必然会出现的。”

我为他俩奔走,弄了两间铺子,并摆上货物,待一切安排妥后,才吩咐他俩: “你俩就在这里从事买卖吧。赚得的钱都可以积蓄起来。你们的吃喝及其它生活必需的费用,完全由我担负。”

从此,我一直无微不至地关心、照顾他俩。

他俩白天在铺子中做生意,晚上在我家住下。我从来不让他俩花赚得的钱,一心只望他俩多积蓄些本钱,好把生意做大些。每当我们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他俩总是夸外乡好,重提它的可取之处,不停地叙述他俩在外地经营致富的情况,从而竭力怂恿、鼓动我同他俩一起去外地经营生意。

阿卜杜拉谈到这里,回头对两条狗说:“哥哥啊!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吧?”

两条狗听了,即刻低头、闭眼,以此证明他说的是事实。

后来,两个哥哥不停地在我面前提说在外乡做买卖赚钱多,容易致富等种种好处,进而纠缠着我跟他俩到外乡去经营求财。没办法,最后我答应了他俩的要求。

于是,我和两个哥哥合伙,预备了大批各式各样名贵的货物和食品,租船从巴士拉出发了。在波涛汹涌的海洋中航行了几昼夜,来到了一座城市,在那里进行交易。我们销售了带去的布帛,并收购了当地的一些特产,赚了不少的钱。继而我们又离开这座城市。

就这样,我们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凡是经过的地方,我们都进行交易,所获利润非常可观。我们的盈余日益增加。

一天,我们的船在一座岛前经过时,船长下令抛锚停泊,对我们说:

“乘客们,我们都上岸去,大家分头去找水,解解渴吧。”

乘客们响应船长的号召,登上岸去,我自己也跟随大伙一道,前往各处寻水。我沿山路慢慢向前走着,忽然看见一条白蛇没命地朝前逃,而后面一条奇丑、粗大的黑蛇紧跟着追逐它。不一会儿,黑蛇便赶上了白蛇,用尾巴粗暴地压迫、折磨着白蛇,白蛇被折磨得痛不欲生。我看到这种情景,再也按捺不住了,便捡起一个约摸五斤重的花岗石,向黑蛇砸过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那黑蛇的头上,一下子把它砸死了。就在这时,那白蛇摇身一变,立刻变成一位窈窕美丽的妙龄女郎。她眉开眼笑地向我走来,吻着我的手说道:

“愿安拉保佑你,一方面使你今生免遭耻辱,另一方面使你来世免受火刑。” 女郎替我祈祷后,接着说道:“年轻人,是你保护了我,在接受你的恩惠后,我会报答你的。”

说毕,她伸手一指地面,地上随即裂开一条缝。接着她跳了下去,那缝也迅即合拢,恢复了原状。看着这一切,我知道她是神类。我回头再看那条黑蛇,它身体已冒出烈焰,慢慢被烧成了一堆灰烬。当天晚上,我怀着好奇的心情回到同伴那里,告诉他们我所遇到的一切。这一晚,我们在山上过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全体船员在船长的吩咐下,扬帆起锚,继续航行。我们又在大海中整整漂流了二十天,始终没遇到一块陆地,没看见一只雀鸟,所带的淡水也用完了,船长焦急地对大家说:

“先生们,我们所带的淡水已用完了,这该如何是好?”

“唯一的办法,是尽快找到陆地。”

“以万能之神安拉的名义起誓,我已迷失了方向,不知该向哪里行驶,才能尽快靠岸。”

连船长都这样说,我们也不知该怎么办了。人们被忧愁苦闷笼罩着,只得一边哭泣,一边祈祷,恳求安拉开恩,为我们指引一条出路。

当天夜里,我们深感痛苦和绝望,情绪降到极点。诗人吟得好:

多少个辗转的凄凉夜晚,

难以忍受的煎熬使婴儿迅即变老。

但当晨曦出现在天边,

降临身旁的是安拉的祝愿。

终于熬过了一个漫长的夜晚,到次日清早,太阳刚从东方升起,一座高山便映入我们的眼帘。见到陆地,我们不禁高兴得手舞足蹈,相互拥抱。接着船便靠岸停泊下来。船长吩咐大家:

“马上上岸,分头去找水。”

我们上岸后,就分头去寻找水源,但却没有找到。由于缺水,我们越来越感到艰难了。我一直向前走,一口气到了山顶。我抬头一望,见山后有一片广阔的圆形地带,并隐约有城市的轮廓。我喜出望外,大声呼唤同伴们。他们闻声赶到我这里。我说道:

“看见那里的城市了吗?那里肯定是不会缺水的。走吧,咱们到城里去,便可以取回饮用水,顺便买些粮食、水果等生活必需品,以备继续航行之用。”

“我们怕城里的人把我们看作是与他们为敌的异教徒,而不问青红皂白地将我们处死。要知道,自负而不顾一切去冒险的人是不值得赞扬的。诗人吟得好:

只要天地依旧不变,

摆脱困境的冒险者也不会受人称赞。

阿卜杜拉·法兹里和两个哥哥的故事的最新评论